? 上一篇下一篇 ?

有声小说网今日推荐《精神病-上》

    小说有声更好听,有声小说网今日推荐《精神病》


    废弃的工厂里充满了硫酸的味道,暗黑而幽闭的空间里,铁屑散发在空气中,眼部开始因为杂质骚痒。地表凹凸不平,月光透射下看到一滩一滩的水。隐约听见水滴的声音,滴落在地表累积的水滩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潮湿的环境,不安的心跳。


    面前还有一个?#35828;?#30524;睛透着寒气,虽然是黑夜,窗外透射的月光里看到他手捏一柄弹簧刀,刀的锋芒暴露在空气中,明晃的扎眼。显然,这股无名的杀意是冲着我来的。


    他让我把手高举在头顶,走过?#31383;?#24320;刃的那一面架在我的?#26412;保?#29992;一只手摸掉我身上的手机和钥匙。我感觉到了他的害怕,他架刀的手不断的颤抖,我的?#26412;?#21160;脉的地方不断的被摩擦,开始感觉到疼痛。拿掉我身上的物品后,用绳子?#31383;?#20303;我的双手,并且用胶带封住我的嘴,推搡的让我走到一个和我一般高的铁桶面前。扯着我的头发,将我逼上桶边的楼梯上。瞬间,我的身体腾空,他近乎?#21069;?#25105;踹进去的方式弄进桶中,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被猛磕了一下,使不上力气。


    开始害怕这个不到18岁的男孩所对我做的事情。他没有前面的紧张,开始在我所在的桶里面倾倒液体,金属的碰撞让我耳鸣,我开始想呼叫,突然想起这里是郊外,这么剧烈的金属碰撞声都没有人听到,更何况是我?#29615;?#20303;嘴唇的哽?#25163;?#22768;。闻到了刺鼻的味道,危险的气息不?#19979;?#24310;。液体一直高达到我的?#26412;保?#28082;体浸入胶带,是酒的味道。


    月光撒在他的脸上,一个诡异的微笑出现在他惨白的面孔上。瞬间,我的大脑里面无数残留的影像开始?#21767;?#22312;一起,喉咙开始生涩,因为恐惧和害怕不断的发出哽咽声。开始明白这段时间里面发生的一切,还有苏俊楠让我盯着这个学生的原因。我用脚踢着铁桶,却只是发出沉闷的咚响,面前的人拿着口袋不断将里面的东西撒在地上。如果我猜的没错,那应该是火药粉。做完这一切,他静静的坐在墙角,掏出火机,并且用极其温柔的声音朝着我的方向说:“徐老师,如果你死了,谁都不会知道。这样我也就解脱了,你是老师,应该帮助学生的,不是吗?#20426;?/p>


    他打开了火机,点燃了一?#23567;?/p>


    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  苏俊楠让我去一家叫做夏洛克之约的咖啡店?#20154;?#20004;个星期以前,我匆忙的准备后,靠手机导航找到这家店。由于这家店地处偏僻,?#36136;?#26032;开业。来的人并不多,我进去的时候,苏俊楠已经坐在?#30475;?#30340;座位上了,他已经点了咖啡,见到我后向我招手。


    “小徐徐,这里。”


    身材高挑,黑色的上衣和深蓝色的牛仔裤,一双锐利的双眼温柔的对着我笑。我看到了他眼睛里面的求助意识,每当他需要我帮忙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面?#31361;?#35828;话。


    坐在他面前的位置,白色的糖勺搅拌着咖啡,一阵馨香蔓延在空气?#23567;?/p>


    “说吧,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。”


    他转过身打开他身边的背包,拿出一本蓝色的档案袋。双手递给我:“小徐徐,你先看一下。”


    翻来蓝色档案本,是我所处学校隔壁班的一个叫做王志国的男生留的底案。我突然回想起这个学生在一个星期前因为班上同学和他开玩笑,无意间?#35759;?#26041;从七楼的教学楼推下来致死。当时我正在上?#21361;?#21548;到隔壁的学生一阵哄叫的一涌而出,我放下粉?#39318;?#20986;去看的时候。刚好看到惊慌失措的王志国一?#28526;?#28291;的看着窗外的表情。我来不及关照他,一个劲的朝楼下跑。


    最后看到脑浆崩解,肢体断裂,身体的许多部分都因为高空坠落而骨头错位的学生尸体,随后跟下来的学生里面,男生冷静的问我要不要打电话,女生便是一个劲的尖叫,把我的脑袋都弄得生疼。最后这次事故以意外伤亡处理,虽然对方的?#39029;?#26469;过学校闹了几?#21361;?#21040;?#36164;?#21035;的班级的老师处理的事故,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。后面这件事稳定下来,我却忘记了去关照一下那个叫王志国的男同学。


    “这个是我们学校的男生,怎么了?#20426;?/p>


    “徐思言,我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
   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非常?#38505;?#30340;看着我的眼睛,我感觉到不安,这会让我有一种这个世界即将毁灭的危机感,他拜托我的事,肯定有问题。


    “可能会有点危险。”


    “废话不多说,什么事。”我按耐住跳动的心脏,?#38505;?#30340;听着徐俊楠交代的事情。


    “一个星期前这个学生以无意伤害同学留了案底,又因为为满十八岁够不成犯罪,警方决定以意外伤亡结案。但是,我头上负责刑侦科的组长发现此案件有许多没有办法解释的地方,想让一个学过心理学的老师去盯一下,了解这个学生的心里变化,然后查证此案的真相。”为了求助我,他的眼神变得异常的发亮。


    “于是刚好你的组长知道我们?#26377;∫暗?#22823;,刚好我?#36136;?#36825;个学校的老师,?#22836;?#37197;你来给我做沟通,让我来做卧底?#20426;?#39039;时,我手中滚烫的咖啡特别想泼在他俊俏的脸上。居然让?#39029;?#39281;了撑的去做刑侦工作,平时间连?#32422;?#30340;工作都做的眼冒青烟,还要接受这个人畜无害的青?#20998;?#39532;的烫?#25509;?#20107;件。


    “小徐徐,初步分析是这样的,只有你可以帮我。”


    “死都不做卧?#20303;!?/p>


    “案件结束后我请你去法国八日游。”


    “……成交。”


    翌日,?#19968;?#26159;以一名化学老师的身份进入二年A班的教室,而苏俊楠则是伪装?#21242;?#26657;生的刑侦混入王志国所在的班级。他穿上校服并一本正经的拿出化学书摆在桌面上的时候,?#19968;?#30495;的觉得他像一个冲刺高考的学生。


    班级间开始出现细微的变化。我隐约的感触到,由于王志国误伤?#35828;脑?#22240;,他周边的座位开始轮流出现空缺。和他对话的同学表情?#33046;?#24471;牵?#20426;?#27599;个人都在用不理解的眼神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,仿佛是要在他做出伤害下一个未知同学之前做出最快的逃离。没有?#35828;?#30528;他的面提那件事,私下里却说着敏感的字眼。


    “杀人犯”“变态”“人格分裂”“恶魔”……然而这个背负这些字眼的王志国平日里沉默寡言,上课眼色无光。仿佛一只提线的傀儡,失去了灵魂。他的内心开始变化,环境的问题一定会导致他的变化。我试图去接近他的心里,在所有同学去上体育课的时候,我坐在他的身边:“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好吗?#20426;?/p>


    “老师真?#23567;!?#20182;无视我的存在,用削铅笔的小刀将橡皮擦切成小块小块的。


    我看着他的举动,在包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。“我给所有的学生都做过这个游戏,最后一个轮到你了。你在这张纸上画一棵树,一个人和一所房子好吗?#20426;?/p>


    “你觉得我心里有问题。”他突然抬头看着我,恶狠狠的眼神带着防备我的意识。我倒吸一口凉气,被他额头碎发下的一双眼睛看的后背发凉。


    “这个是所有学生都要做的一个作业,我们老师是要做?#23548;?#32479;计的。”我将其他学生画的图案递给他。他接手后,半信半疑的翻了几篇。眼神中的防备终于消退许多。然而这时他非常配合的完成我指定的要求,我收拾文件离开的时候,这个学生还在不停的用手中的刀子割已经粉碎的橡皮。一瞬间,我看到他的笑,冷的透骨,我顿时无意识的认为他切的是尸体。


    同学关系开始变得紧张,我开始有些愤怒的看着这些扭曲的想法。但我不能明说,只能旁敲侧击的缩短她们对王志国歪曲的理解。然而这些私下里知道的情报,是苏俊楠收集到统一在我这里的,他狡黠的对着我微笑:“现在开始,我们部署下一?#37066;?#21010;。”


    拿到王志国的画的图案后,我开始发愁。我不是专业的心里咨询师,只是在当年考研的时候为了写论文选修了心理学的课程。但?#23548;?#19978;,我对这个学生所画的内容一头雾水,无法去判断王志国的潜在性格。一张A4纸上画着一个小人像耶稣被世人?#22836;?#33324;钉在十字架上,一所普通的房子,还有一棵树。


    乍一看画很普通,但是让我毛?#20542;?#28982;的是,所有的事物都是透明的存在。小人里面的头颅肋骨体内脏器肠子盘旋都一清二楚。房子里面清晰的看到屋内所摆放的家具。所画的的树本来隐藏在地下的庞大树根也暴露在眼前。而且树根搅的如同一?#24597;衣椋?#35753;我的心情?#33046;?#24471;一锅粥。翻阅了无数的书籍,我没有办法去分析,于是我将图纸传真给我读大学的心理教授,向对方咨询结果。


    很?#19978;?#30340;是,教授不在。回想到后来的事,如果当时我?#38505;?#30340;?#21364;?#25945;授的分析,说不定能够避免后来发生的一切惨案。


    而剩下的事,遵守了苏俊楠的下一步部署计划。申请提交野外化学?#23548;?#19977;日的计划给上级领导的时候,对方的?#25199;?#26102;黑了下来,坚决不同意。学校才发生案件,这个时候还要去做不安全的?#23548;?#27963;动。如果发生意外,没有人?#19994;?#36131;任。


    “小徐,你知道这段时间的事有点乱,你就不要瞎掺和了。”


    “请你配合警方办案。否则我们不负责调节此次事故,学校和?#39029;?#30340;矛盾,你们自行解决。但是配合我们,这次发生的所有意外,由我们警方全权负责。”苏俊楠脱去外穿的校服,将警察证件递给对方。


    可能因为苏俊楠的坚决,也有可能是领导害怕没有政府帮忙协调此案,本来不可能通过的文案瞬间摆平,让我一时间佩服我这个青?#20998;?#39532;的大男孩办事能力。


    “通知一件事,这个星期三到星期六,野外化学?#23548;?#27963;动。请同学们做好外出准备。?#38381;?#22312;讲台上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,班上像炸开锅般的沸腾起来。气氛一下活跃,台下的学生都高呼万岁,然而,我和苏俊楠都盯向了一个人。没有任何变化,像一个木头坐在墙角的位置。一瞬间,我又看到他诡异的笑,但不是对着我的方向。而是对着他前方的一个?#24515;?#20110;的男生。


    我看见他又把刀?#24189;?#20986;来了,并且不断的去割那个男孩所座的?#39318;印?#30001;于班上的同学兴奋的到处走动,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异常的举动。


    我松了一口气,我差点以为他要突然将刀子捅入莫于的后背。


    可能那一瞬间,我误会了他的行动。


    所选择的化学?#23548;?#22320;点是离学校距有一天乘车时间的废弃化学工厂。学校虽然同意我们带领学生外出,但却在我们即将外出的时候,领导却深夜里面给我发了?#22987;?#26356;改了我们?#23548;?#30340;地方,本来我是准备去当时比?#29616;?#21517;的西药制作厂,却因为上级说学校经费不足否决了我的决策。但是,唯一的好处就是。来去的包?#25285;?#21040;达地点的接待,在?#22987;?#37324;面安排的比较可观。


    我告诉苏俊楠这个消息的已经是我安排好学生上车点完人数,司机送我们去目的地的时候。他对更改地点没有多大的意见,一路上的沉默不语。在行程一半时间的时候给临坐的我发了一条消息。讯息的内容是?#20985;?#21010;变动有些蹊?#21361;?#36335;程?#32422;?#23567;心,盯一下那个?#24515;?#20110;的男生。”


    我转头用震惊的表情看着他时,他已经用衣服盖在身上睡倒在座椅上。一条讯息又传过来,是接着上条信息。“别担心,有我在你旁边。”


    心情的忐忑突然因为他的这句别担心而平静,我也随着他的安详入睡而眯了双眼。班级同学或许也过了兴奋点,逐渐安静下来,整个车厢变得异常的沉寂。


    等我?#29992;?#20013;惊醒的时候,因为学生的呼叫弄的一脑袋的懵。然而苏俊楠所说的事和我不好的预感终究是应验了。


    首先第一件事是,我和苏俊楠中了圈?#20303;?#21496;机不见了,并且我们喝的赞助水里面都被下了安眠药。


    第二件事是,莫于同学失踪了,并且是连同王志国一起。


    如果说这两者有什么关系,我只能立马联想到王志国误伤事件和莫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而被更换的?#23548;?#22320;点,?#33046;?#20854;中的人动过手脚。由于我们并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,手机信号完全没有显示,连紧急拨号都无法拨通。不理解目前情况,完全不敢轻举妄动。苏俊楠跳下车后,我焦急的伸头出窗外:“有什么发现没有。”


    “轮胎被扎破了,这?#22659;?#27809;办法开出去了。”他摊了摊手,怂了一下肩膀。


    “现在怎?#31383;歟俊?#25105;开始心急如焚,额头也在冒汗。


    “?#23633;?#20010;男生下来去周围搜索这两个学生,他们应该没跑多远。其余的人呆在车上别动,你安抚女生的状况,别让她们陷入?#21482;擰!?#33487;俊楠说完就?#25512;?#20182;学生一头扎进外面未知的领域内。


    然而学生里面的女生没有我想像中的冷静,不断的挠骚和恐惧。不断的要求让我带她们回去,明知道这种情势下一切呼救都是徒劳。但她们寻求心里?#32771;?#35748;为身为老师的我,有办法可以走出这个僵局。?#19978;В?#25105;不是救世主,只能勉?#31354;?#23450;的处理这一群骚乱。在我靠近?#28404;?#30340;座位时,鼻腔被一阵刺激的芳香味灌满了呼吸道。


    “同学们全体按次序下?#25285; ?#25105;的瞳孔一缩打开了车门。而车上的暴动不安瞬间变成疑问的声音。


    “老师,为什么要下去,那样我们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了。”


    “别废话,全部下去。”


    或许?#26179;?#30340;凶狠的话语吓住了学生间的疑问,全部满口怨言的下?#25285;?#24182;且被带入不远的一个宽敞沙地。然而学生准备再问我些什么的时候,那辆大?#32479;?#22312;一片靠近夕阳的地方惨烈爆炸。红色的烟雾和车体碎掉的零件不断的在我们眼前扩大化。


    有人开始哭了。


    那一瞬间我意识到汽?#25176;?#38706;的时候就猜测到有这个结局,汽油的自爆率很?#20572;?#22823;巴也因为停留很久,发动机的热量早已冷却,完全够不成汽油的自燃点,然而这种非自然现象的发生,也就证明两个问题。


    一个是让汽?#25176;?#38706;而且制作燃点的人就在附近。


    一个是那个人和上帝下了一个赌注,炸死全部人员,或者将我们困住这个半径将近30米的?#27531;?#27801;地,无法逃离。总之,不论什么方式,那个从中作祟的人都会达到目的。


    现在我不得不说一下我现在所处的环境。郊外一片空敞的沙地,左手方向进20米的地方有一所黑色废弃的工厂,黄昏来临,夕阳笼罩大地,被?#25214;?#30340;地方没有一丝杂草,焚烧的火焰带着灰烬的味道,喉咙又开始干涩。没有食物没有水滩甚至没有一簇一簇青草。


    马上夜幕就要降临,而苏俊楠还没有回来,这种情况下,王志国的存在仿佛变成了所有恐怖的存在,所有人都在揣测,这一切都是王志国想让把她们逼上绝路的手法。


    剩余的男生将柴火捡?#20984;?#26469;,所有的女生坐成一?#29275;?#25105;们围成一个圈。我开始好奇,于是在一片火光里面?#33268;?#20102;关于王志国的话题。


    “王志国在班上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#20426;?#25320;弄了柴火,火苗窜了上来。


    顿时周围叽叽喳喳的开始?#33268;?#36215;这个男孩,我竖起耳朵,听到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事。


    “有一天上课我看到他一个人拿着一把刀捣鼓着什么,我很好奇,凑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在把一只兔子?#36136;?#37027;个鲜血流在桌上,我忍不住说了一句变态就跑出去吐了。?#25253;D―A说。


    “他拿着刀子割橡皮,并且有一天我去翻他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他割的橡皮写着我的名字。?#25253;D―B说。


    “他有天像发了疯一样,在班上挥弄着剪刀,见到我们女生的头发就剪。?#25253;D―C说。


    “那个被他推下去的人一定被他拖在一个地方分了尸,杀人犯。?#25253;D―D说。


    “杀人犯”“变态”“人格分裂”“恶魔”……我又听到那天我所听到的字眼。而她们的反应,我是大体明白了。


    他们都在关注这个男生,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带着个人情绪在里面,并且,是一种我说不上的感觉,那种就像一种病态的同学关系,猜疑,揣测,怨骂。而这一切都变成一根导火线,在没有?#35828;?#22320;方不断成长,最后像那辆大?#32479;?#19968;样,“砰”的一声,一切都化为灰烬。


    有一丝悲哀涌上心头。